宁小晨

【聂卫】你若无心我便休 【5】

【5】 当时只道是寻常

盖聂赶回密道的时候,卫庄仍然跪在地上。

此刻纵然有万千不解盖聂已经来不及细想。他快步走过去想扶起师弟,可他刚靠近,卫庄突然起身拔剑。

盖聂反应奇快,架住卫庄的攻击,然后挥手斩向他的颈侧。

卫庄似乎全无防备,这一下挨的十分结识,身体瞬间失去控制向下倒去。

盖聂伸手抱住,怀里的人一动不动,发丝拂过脸颊和颈侧,虚假的安静柔顺,让他想起昨天那个拥抱。他伸手抚过卫庄的头发,银丝如水撩动他的指尖,莫名的情感蔓延而来,分不清是欢喜还是悲伤,只是让人心痛。

一瞬间的恍惚之后,盖聂看到韩非,已经死了。

想到自己护卫嬴政离开密道的时候这里发生了什么,盖聂心里升起一片寒意,如果有人能在卫庄面前杀掉韩非,那么……

他不敢再想,无法接受的假设。

盖聂用力抱紧怀里的人,实实在在的存在感让人安心,而肌肤交接传来的寒意又让人担心,他侧头吻上卫庄的银发,耳边的呼吸声微弱断续,揪着他的心。

心已乱。

 

密道的出口正如卫庄所说是一处普通宅院的内宅,以盖聂的耳力一早就判断出整座宅邸只有几个普通仆役且都安置在内宅之外。外院的仆役听到里面传出的些微动静也没有过来查看,只是隔着院门传话说主人已经全都安排好,稍后会有人过来带客人出门。

布置这一切的人相当周到,还给他们准备了用于更换的衣物。

盖聂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甚至还有条不紊的写了一封密函装在木鸢里放出去知会别院里的人做好接应。在任何人看来他的处置都可说处变不惊,应对得当。而只有他自己知道,所有这一切行动,并未放上半点心思。

 

张良来的很快,似乎是算好了时间,韩王禁卫护送的马车和韩王令牌,让这座原本隐与市井的宅邸引来无数侧目。

“在下奉韩王令送秦使出城。”

“多谢韩王。”盖聂躬身还礼,心中百感交集。

“新郑去咸阳路途遥远,请秦使尽早动身。”

盖聂沉吟片刻,终于还是开口道:“在下还有些事情请教,请先生进来一叙。“

张良心中一动,他抬头看向盖聂,想从他脸上看出些许端倪,终究一无所获。卫庄当初交代他请韩王令,送嬴政出城不能有半分耽误,唯恐有变。嬴政既然同意在禁宫见面,一定是已经知道了此中凶险。而盖聂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有所拖延。

禁宫之中一定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变故。

 

张良想到这些,只不过一转念之间。

可是,要他接受韩非之死,却万般艰难。

盖聂心知此刻应该跟王上立即出城,而在此地拖延并不明智,甚至可能会影响王上的安危。然而,韩非之死非同小可,如果不做交代恐怕会引动更大的风波。如果引动韩国王庭震怒,他可以一走了之,而如张良这般牵涉其中之人却必受牵连。

“我们退入密道之时受到突袭,曾有几名刺客死于盖某剑下……“

张良自知盖聂用意,勉强点头:“我会安排。“说完勉力集聚心神,”虽然有韩王令在手,为防有变,尽早出城。“

盖聂心中知道此番韩国之行对韩非,对张良,对所有牵涉会面之人都不能用一个“谢“字轻飘作答。而此时此地,他也只能无言。

 

一行人在禁卫和韩王令的护持下自然一路畅行无阻。

城外作别,张良看盖聂将依然昏迷的卫庄抱上接应的马车,开口道:“这可是卫庄兄的意思?“

盖聂神色平静:“师弟的病情十分古怪,盖某要带师弟回秦求医。“他语气平缓,却带着不容回转的坚决。

张良心知这安排必不是卫庄所愿。

但盖聂所讲属实,以他的推测卫庄的病情绝不像他所说的那么轻巧。且不出明日韩国朝堂必然迎来一番动荡,卫庄留在韩国处境会十分凶险。风雨将至,自己也只能尽力而为,至于能挡住多少风雨,他此刻也并没有成算。

“有劳盖先生费心,“张良拱手作别。

“惭愧。”

 

卫庄的意识逐渐回复清明,他没马上睁开眼睛,而是先感知了一下周围的状况。

很安静。

空气中飘着清冷的香气,丝丝缕缕绞在微微的风里,带着安抚的意思。

“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

卫庄张开眼,看见盖聂站在床榻边,手里端着一只碗。他坐起身,觉得稍微有点眩晕,但并无大碍,就伸了手去接。

盖聂看着他一声不响接过东西慢慢的吃下去,这种乖顺听话,即便在他们鬼谷学艺同寝共食的时候也不曾有过,再回想那几位大夫看诊后的话,在心里几乎已经确定了那些不详的推测。

即便心里是惊涛骇浪,脸上依然是不动声色,看着卫庄一口一口吃完了那碗东西,从他手里拿走碗,然后又换上一杯水,卫庄好像只是下意思的接住。

 “小庄……”

卫庄微一回神,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只杯子就洒出了水,他垂眸看向手里的杯子,唇角微微翕动似乎要说什么,却终究没有吐出一个字。他看向盖聂,确认了那双眼睛正看着自己之后,才又无声了说了几个字。

盖聂几乎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点了下头“这是咸阳”,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卫庄的怒火,然而什么也没有。

卫庄只是放下手里的杯子,几乎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晨曦透过轻薄的床帐照进他浅色的眼里变成微微流转的光。

盖聂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此刻的所思所想又是否与自己有关。

卫庄收回神思抬眼看向盖聂,又无声的说了几个字。“他要出去”。

盖聂拿起床边的一件十分宽大的斗篷披在他身上,天青色的重锦直垂到地,拉上风帽挡住大半张脸。

卫庄任由他把自己裹得严实,然后静静的看着他,那双浅色的眼睛里透出的情绪逐渐变得危险。

盖聂微垂了一下眼帘,拿起一把剑递了过去。

青霜

卫庄没有接。

盖聂也没有收回。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对峙了很久。

终于,卫庄于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接过了这把剑。

(并不会弃坑,不过集中看了一大波小说,对角色有了其他理解……)

(别抱幻想,作者有病不会好的)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