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晨

【聂卫】糖份依赖(脑残梗)【2】

卫庄看了请柬脸上不见什么表情。

隐蝠忍不住问道:“大人是否赴约?”

卫庄冷冷一笑,“这乱局自然越乱越好,只是竟然如此心急,不知道他们可想好了这其中的代价。”说完丢下请柬往外就走。

“大人要安排随行么?”

“不必了。”

 

盖聂看见有人牵了卫庄的马,便上前询问。

“我家大人要出门。”流沙的人向来嘴很紧,更何况是对了这个三不五时跟自家主人拔剑相向的家伙。给出这种没有半点营养的答案毫不意外。

所以卫庄大人准备轻装出行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自己的马正牵在盖聂手里。

“小庄。”

“师哥”,卫庄狭长的眼中溢出嘲讽“我以为你很忙。”

“你要出门,我们可以同行。”盖聂面色平淡,好像丝毫没听出师弟显而易见的嘲讽,手里的缰绳丝毫没有递过去的意思。

卫庄玩味的看着盖聂,盖聂就一脸平静的回看着他,良久卫庄才轻笑了一声,“走吧。“

 

农家之行出乎意料,田猛之死牵扯甚广,这天下第一大帮的水也是浑的很。

卫庄坐在篝火前,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盖聂往篝火里填了些柴,火边烤着他打到的猎物,动物的油脂被炙烤逼出,滴在下面的火上发出丝丝的响声。刚刚他跟师弟分析此番经历,卫庄不经意提起昌平君平定韩国之乱的往事让他暗暗心惊,师弟口中平淡的一场交易,流沙固然给秦国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麻烦,而这抛出去的筹码却是卫庄自己。如果……他甚至不敢细想师作为叛乱首领被昌平君带回秦国都经历了什么……

卫庄看着火焰,跳动的火光在他脸上明灭,淡色的双瞳闪闪烁烁,风起了,扬起华发如水。

盖聂收回目光,望向层云翻涌的夜空,要下雨了。他翻转火边的烤肉,希望在暴雨来临之前能烤好。

风越来越大,卷进两人所在的山洞,带着潮湿的水汽,一道闪电劈开夜空,然后雷声滚滚。

盖聂回过神来发现卫庄已不在篝火边。

 “小庄?”

山洞的位置接近山顶,放眼四望巍巍山川在裂空的闪电里隐现,仿佛万古的巨兽在黑暗中涌动。卫庄站在崖边,任狂风吹乱他的长发乱舞。盖聂似乎在后面说了些什么,都被滚滚的雷声吞噬殆尽,左右都是些他不爱听的话,如此甚好。

盖聂看外面云势翻滚转眼就要狂风暴雨,无奈师弟并不搭理他,站在外面看风雨电闪十分入迷的样子,他也只好走过去拉了卫庄的手腕。

卫庄被盖聂拉的回头,电闪正照亮他的脸,他眯起双眼,羽翅般的睫毛微微遮住双瞳,那里面寒光流转是克制的怒火。盖聂被他这一眼看的片刻错神,然后如同本能的向后一仰躲过了斜斩而来的鲨尺。

“小庄?”

“师哥~?“卫庄的语气极其恶劣,微微上挑的尾音让盖聂知道他的师弟是真的生气了。但他也没松手,”小庄想在这里切磋一场么。不过你有伤势在身,淋雨恐怕对你不利。”他见卫庄依然不动,手上微微加了力,“而且,我也不会出手。“说完他放开手。

卫庄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师哥说,不会出手?“他的样子就像听了一个最可笑的笑话,冷冷的笑了两声,“真要多谢!”

盖聂选择性无视了师弟的嘲讽,见他坐回篝火边就略微放了心,拿起已经烤好的肉递过去。

卫庄并不推辞,不过接过来也就象征性的吃了几口。

“小庄,此地凶险,且有人在暗中布局。荧惑……“

卫庄全当做没听见,撇下吃了几口的烤肉和温暖的篝火往石洞里走,石洞本就阴寒加之外面狂风暴雨,篝火热度之外自然寒冷潮湿,他到毫不在意,往里走了几步打坐调息。

盖聂啪的一声折断了手里的干柴,即便是他万年面瘫,百事不惊,此时此刻心里也升起了一股无名怒火。此次二人同行,他的师弟,如果谈论当前局势交换情报倒是能好好交流,只要讲到跟他自己有关,他就根本不理,连冷嘲热讽一下都没有,根本把人当做空气。

 

“小庄…“如果卫庄大人能稍微留意,应该会听出盖聂这一声里面已经带了明显的情绪,然而他既然想耳不听为静,自然这边说了什么他已经全当耳旁风。所以他被突然按住脉门的时候只能狠狠的瞪着盖聂,气的却是自己为何对他全无防备。

银色双眸近在咫尺,翻涌的怒火毫无掩饰,盖聂微微垂下眼睑认真看着被自己压制在岩壁上的人,然后低头吻上那薄唇,为那触感淡淡的冰凉在心里轻叹息。

卫庄不可置信的盯着盖聂,他想过对方会说教、会辩解,甚至可能会搬出几百年前的过去问他是不是还在因为那些屁事而生气,绝没想到是这样!所以在他还处于震惊中的毫无防备,就被盖聂轻易的打开唇齿,一股温热的液体流进他的口腔,甜的。

盖聂慢慢把嘴里的甜酒度进师弟的嘴里,卫庄长长的羽睫不停翕动,眼中是不可置信的错愕,他双唇为自己开启,没有抵触,不可思议的柔顺,虽然他心里很清楚这不过是对方片刻惊愕之下的假象。

卫庄片刻错愕之后神智终于回复清明,“你!“

盖聂已经离开了他的双唇,手还死死扣着,他看着师弟不知因生气还是甜酒而红了的眼角,再次低头轻轻吻了上去,颤动的睫毛滑过他的唇角,像温柔的鸟羽。

“盖聂!“卫庄脉门被制真气逆乱,但还是想砍了对面的人。

“我从没说过自己是个君子。“盖聂把卫庄困在自己跟岩壁中间,深深的看进他的眼里,他所做的既不是冲动,也没有后悔。

这甜酒是本想送给卫庄的。小庄嗜糖,这是他当年种下的因,已经知道这样不好,也就不能放任师弟每天与甜食为伴。突然戒断,会让嗜糖的人情绪低落甚至暴躁,那么就用天然的果实的甜味来慰藉。他要拿给小庄的这甜酒,却正赶上他要出门,一路同行对方没有一刻不是在针锋相对。这个风雨之夜,愈演愈烈,带了伤也依然任性。如果糖分真能安抚,那么他也不惜如此。

盖聂把酒递到卫庄唇边,清甜的果香逸散而出。“这原是要给你的,果实酿酒,虽甜却不似糕点那般让人嗜糖伤身。“

卫庄盯着对方,盖聂英俊的脸上依然是万年冰雪,只是眼睛深深的看着他,见他没有喝的意思,盖聂自己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后第二次喂给师弟。

卫庄自然没有第一次那么乖顺,酒水大多顺着他的下吧滑下肌肤,不过也还是喝下许多。

“够了!”

感受到卫庄强行运转真气,盖聂松了手。

“够了…”卫庄喘着气,湿润的双唇在火光里反着水光。那酒虽是果实酿造,清甜香醇,却也极烈,眼角的红晕已经淡淡散开,“我是怎样与你何干?我既不是妇孺,也不需要你劳神挂心。“

盖聂看着卫庄,觉得那个永远用刻薄嘲讽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师弟终于裂开了一点缝隙,“流沙之主于暗中操作天下,视天下人如刍狗,我也不过是你手中的一枚棋子,怎敢担这劳神费心。”

“讲得好。”卫庄笑了一下,微微转开脸,“你去关心你的……”他后面声音极轻凭盖聂的耳力居然也没听清,“就让我自己,……算计……乱这天下……“他说的断续,盖聂听得揪心,终于慢慢的靠近,然后慢慢的抱住。

“何苦管我。你自有你的执着。“卫庄一动不动,言语已经带了三分醉意,想推开盖聂,却被抱得更紧了些。

盖聂没想到会听到这些,他只是想逼卫庄吐出心中郁结,却没想过师弟隐藏的心结自己未必承受得起,再想到一旦卫庄酒醒,很可能会因为他现在说的这些话真的放开手,那他要如何自处?一旦想到这种可能,他发现自己竟不能接受那样的将来。

“我却不想放手。“

卫庄在他耳边轻声的笑了,不用看也是恶劣的冷笑,“荆天明不在,端木蓉不在,还有那许多人都不在,你才会……“

盖聂心中惊涛骇浪,卫庄从没说的这么直白,他自己也从没想过这些。所谓“决“,他始终还是做不到,始终伤了人。只是被他伤的人一直把那伤藏的深而又深,再覆盖上一层冷漠骄狂。今天他自己揭开这假象,看了他的伤,又当如何。

“我注定要乱这天下。师哥。你是不是就注定要跟他们一起,恨我。“卫庄感觉浓重的睡意如这风雨铺天盖地,他渐渐闭上双眼,放任自己抱住盖聂,”我让你杀我,我给过你,机会。“

盖聂抱起卫庄,把他放在温暖的篝火边。那睡颜在明灭的光影里如此无害且毫无戒备,微蹙的眉心似乎还带着点委屈,他的手滑过师弟英俊的五官,在哪还微微湿润的薄唇上缓缓徘徊,然后俯下身,轻轻的吻。

这一吻温柔缠绵,带着淡淡的甜味,让他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心。

这是情动。

情动无悔。

“小庄,我此生再不放手,也再不负你。”



本来一发完……结果各种敏感词禁发,我分成一段一段的测试,都没问题,果然字数多了就敏感了么,好刺激啊啊啊啊啊啊啊。

PS  另一片本周没有更。写这个本来就是想开心一下发点糖,结果写着写着就歪到了太平洋。对付看吧。反正你们早知道我有病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