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晨

【聂卫】你若无心我便休【3】

作者有病预警!!!!!!!!!!!!!!

【3】月光如水水如天

紫兰轩。

卫庄刚一进门,紫女就端了碗药过来。卫庄皱了皱眉,端起碗一口气喝了。

“卫庄兄!”韩非拉开房门,不等他继续说下去,卫庄瞪了他一下,让他把所有的聒噪都咽了回去。然后就被卫庄抓着肩膀带进了房间。

????

房间里的气压低的可怕,韩非小心翼翼的发出自己的质疑。“卫庄兄?”

“嬴政现在新郑。他想见你。“

“哦~“韩非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你似乎并不惊讶?“卫庄冷冷的瞥了一眼韩非,然后拿起桌上的酒杯。

“卫庄兄,你的身体……不适饮酒。“

“你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

“……“

卫庄盯着韩非,九公子觉得自己的未来可能已经变成了在下一秒死于鲨尺。

韩非叹了口气。“机缘巧合,我确实曾经觊觎天机,但那些不过是模糊的片段。并不能知道的十分准确……”

“但那一天即将到来。就在你跟嬴政见面之后。”

韩非点了点头。

“而你还是要见他。”

韩非又点了点头。

卫庄冷笑,“那么说,你是自寻死路了。”

“秦王已在新郑,我见或不见又能如何。夜幕的行动已经展开,无论……等等……卫庄兄……”韩非惊异的瞪着卫庄,“你怎么会知道!?”

卫庄眼睑微垂,看不清他的神色,“明日嬴政会来跟你相见,夜幕在那之后就会出手。”

 

韩非看着卫庄,这些天发生在他身上的异状,以及他刚刚所讲,心中推测对方大概也跟自己一样看到了未来,甚至比自己看到的更加真切。“天意难违,但求所行无悔。卫庄兄何必如此执着”,九公子无奈一笑,又看了眼卫庄手上的酒杯,“刚喝了药,酒还是少喝。“

卫庄盯着韩非,双眼中烛影冰寒,“有趣。一个自己找死的人,会在意别人喝的是药是酒。“然后慢慢举杯,饮尽杯中酒,他手腕一翻,杯口朝下,空空的酒杯没有洒出什么东西。卫庄微微歪头,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如何?”说完又拿起酒壶,斟满了空杯。

卫庄竟然在跟自己置气了,九公子非常无奈,伸手按住卫庄又要端起的酒杯,“那你要我怎样?”

卫庄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看着他,唇边带着冷笑。

“你只要,别去找死。”

 

新郑别院。

盖聂站在院中,月色下竹影婆娑,被遮掩了轮廓的明月投映在池水中莹莹聚散,那银亮的水光让他想起了师弟的银发。

小庄。

箭楼匆匆一见,师弟的反常让盖聂心中觉得异样,三分担忧,三分心痛,剩下的就是他自己也说不清的东西。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当年自己不告而别,是已经把所有的得失利害都想的十分明白,也做好了跟师弟两厢陌路的准备。

他从不怀疑卫庄的实力。他的师弟,自然会很好的。那个惊才绝艳的少年,自然能顺利继承鬼谷子的称号,纵横天下。然而,却没有,他离开鬼谷之后,就没有听到卫庄伪装的消息。

反倒是他,以鬼谷纵横的身份成了秦国第一大剑师。

一直没有听说卫庄的消息才让盖聂奇怪。他去了哪?在做什么?为什么甘于隐身于世?在秦国首席剑术师繁忙的日常中,偶尔的闲暇会让这些问题滑过心头,不得细想,也不能细想。就让时间和琐事将一切渐渐消磨好了。

 

这些年,朝中波谲云诡,他无从旁顾,那些旧事似乎真的淡了。直到今夜,他觉得自己当年的决绝和笃定都十分可笑,所谓时间的消磨,对于某些事情,真的毫无意义。

重逢时,烟火下的惊鸿一瞥,卫庄让他惊心动魄。

“小庄……“盖聂握紧了手,回忆里那飞扬的银发滑过皮肤的触感冰凉如水。

 

“师哥。”

盖聂心中一惊,循声望去,看到刚刚在心中虚幻的人影站在屋檐上,微微低头看着自己,而秦国第一大剑师,经对他的到来毫无察觉。这种疏忽,非常危险。

卫庄看着盖聂,少有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然后变成了——戒备。卫庄微微点点头,“我只是来送信,跟上尚公子的明日之约。”说完一扬手。

盖聂挥手接过师弟掷来的信笺,看了一眼上面画出一处地方并写了时间。“如果我没记错,这里是韩国禁宫。”

“地方是我选的。一处废弃的宫殿罢了。”卫庄笑容十分不善,“不知道尚公子和第一大剑师可敢来一会。”

盖聂微微皱眉:“此事非同儿戏。”

“我也没在说笑。”卫庄又丢下一个包裹,“里面是腰牌和衣服,明天张良会派人来带你们走。”卫庄斜视盖聂,见他接了包裹但显然并没接受自己的安排,“如果不敢来就算了。韩非自有别的事情打发时间。”说完也不等下面人回答,转身就走。

盖聂飞身跃上屋檐,“此地有什么特别之处,是否可以讲清缘由。”

刚刚在箭楼,师弟就是问了他的住处转身就走,现在留下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说什么不敢来就算了,又是不容他多说半句话的要走。会面之事关系到大王此次出行的目的,不容闪失,在师弟嘴里讲出来竟然如同儿戏。他要留下卫庄,问清楚选择会面地点的缘由。

卫庄听到身后声响知道是盖聂追来,索性停住脚步。他转回身,却没想到盖聂来的如此之急。

盖聂没想到卫庄会停下,突然停住身法,将将落在卫庄面前。

这么近。

近到衣袂相叠,呼吸交缠。

卫庄不说话,冷冷的看着盖聂。

盖聂退了一步,“小庄……你总要说清缘由。”

卫庄垂眸轻笑,然后看向盖聂,眼波如水动人心魄,却是冷冷的。

“哦?大剑师需要一个缘由。这世上,并不是你想要个缘由就有人会给的。”他本意嘲讽盖聂,却觉得自己心中一阵抽动。

可笑,可笑。

盖聂见师弟收回视线,又冷冷一笑,却不知道这一笑是卫庄自嘲,忙解释:“事关尚公子安危不得不问。此事我会禀报,也请……”

“师哥……如果我说……我能预见天机,知道每一件将要发生的事。明日如果还是在此地会面必然会有危机,你信不信我?”

“……”

“七绝堂线报,夜幕已有动作,八玲珑就在新郑,此地并不安全。冷宫虽在禁地,我可保尚公子安然无恙。”卫庄说完退后一步,“去,还是不去,你们自作决定。”卫庄说完转身离去,这次他去的极快,几个起落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竹叶沙沙作响,盖聂仰头见空中月华渐渐隐于流云,绵绵雨丝随风而落。

评论(4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