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晨

【聂卫】你若无心我便休[2] 又改

【2】知君用心如日月

设定:有修真聊天群角色渗入。回溯时间。

作者有病预警!

 

当流云掩去最后一抹月光,盖聂刺出了凛冽的一剑。

他并不知道对手是谁,从呼吸和脚步判断,必定是个高手。此番韩国之行不容有失,面对陌路高手,盖聂第一击便是全力以赴。然而黑暗中的突袭并没收到预期的效果,对方接下了他攻击。而且从对方的出手让他感受到,熟悉。

是师弟?

可那人走进箭楼的时候,他分明看到的是银发……

 

感觉到盖聂的剑势从凛冽的强攻变成谨慎的试探,卫庄知道他大概已经开始猜测出自己的身份且有意把自己引向楼外。他并不想就此停止这场比试,于是鲨尺的攻击愈发凌厉起来。

青霜上传来震荡相较之前更加狠厉,盖聂感到对方的气息开始混乱。

 

纵横剑气扫过箭楼,木质结构几乎瞬息崩散。黑种中交手的两人瞬息分散跃出箭楼。

纷飞的烟火照亮夜空,盖聂终于看清了站在自己对面的人。

 

“小庄?”看见师弟的银发盖聂皱了眉头,还有交手时他突然乱了的呼吸。

卫庄看着盖聂,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担忧,那原想再次挥剑的手终于还是慢慢放下了,鲨尺收剑入鞘。“师哥。“

盖聂轻身一跃已经到了卫庄身边,那如霜的银发在夜色里如此刺眼,他忍不住伸手挽起一缕,银丝滑过指尖微凉如水。盖聂双眉皱起,看向卫庄。

他的师弟没有回话,却突然抱住了他。

盖聂呆住了,自己的师弟向来别扭,即使在两人在鬼谷学艺的时候,他也从不曾主动跟自己如此亲近过。

盖聂回过神来,感觉师弟抱得那么用力,心里也泛起一阵怀念和温暖,”我在呢。“他收回僵在半空的手,拍了拍卫庄的后背。银色的发丝在夜风中微微飘动,在盖聂眼中投下交错的霜华“小庄?怎么了?“

 

卫庄不出声,也没有动。

盖聂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然后也回抱了师弟。

鬼谷不辞而别,他心中也有愧疚。曾想过再相见时,师弟会吐出多少刻薄的言语来发泄当年的不甘。却从不曾想过,他们的重逢会是眼下的光景。

 

过了很久,盖聂感觉怀里的卫庄动了动,然后极其缓慢的推开了自己。

空中的月光破开流云,洒下街巷宫阙。

卫庄低着头,一片阴影遮住了他的双眼。

“秦国…可好?“

卫庄的声音略带沙哑,隐约有些颤抖。大夫的药喝了几天,他的咳嗽已经好了很多,但刚刚的打斗,一开始盖聂全力相持几次对抗下他的气息已经有些紊乱,刚刚又有片刻失神,现在好像又要发作的样子。

“朝中局势尚不明确,但大王志在天下……“

卫庄看着盖聂,听他讲出嬴政一统七国的抱负和天下止战的梦想。

盖聂语气平静,目光坚定。

卫庄看着他。想着他少年执剑,胸怀天下,这样的意气风发,很好。

愿你星河常相伴,天地皆如梦,掷杯天涯笑西风……卫庄在心里轻轻念起两句词,在心里做出了决定,然后又忍不住笑了自己。

“咳咳……“

 “小庄,你病了?“

“没……“咳咳咳……

刚刚发生了太多出乎意料,竟然忽略了师弟身上显而易见的病容,还让他在风里站了这么久。此刻两人站的如此近,盖聂甚至能感到卫庄为了忍住咳嗽身体微微的颤抖。还是这么别扭,不肯示弱。他在心里无奈叹息,然后伸手揽住卫庄的腰,让对方的身体贴近自己,感到对方身体一僵,知道别扭师弟又要防抗,低声在他耳边说“别动,要不一起摔死。“说完带着怀里的人,几个起落下了箭楼。

落地之后,盖聂马上松开手,看向卫庄,防备他拔剑相向。却看到师弟的那双眼睛不知因为咳嗽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眼尾有些微微的红晕,他就用那双眼睛看着自己,似有万千言语滑过眼底,却终究止于沉默,滑开了视线。

小庄为什么如此古怪……因为生病?自家师弟一向心高气傲目下无尘,如果真得了什么恶疾,甚至影响到剑术修为,那他一定很难接受……想到此处,盖聂心中又多了几分担心,但按师弟的脾气,他自己不说,自己是什么也问不出来的。此次韩国之行本就凶险,他原不想牵扯太多,但现在小庄似乎重病,又让他如何能放手不管。

左右为难。

“你来韩国,可是为了公子韩非。“卫庄没有拔剑,只是平复了一下气息开口问道。

盖聂点了点头。

“我来引荐。“

 

此时嬴政尚未亲政,韩国未灭。此时的剑圣也还做不到将所有的喜怒哀乐深藏心底。卫庄从盖聂眼中看出满满的关切和情谊,那是为了自己。

你还有十年。

评论(1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