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晨

【聂卫】你若无心我便休

设定:有修真聊天群角色渗入。回溯时间。

预警:希望HE。然而作者有病,而且生性懒散,常年只看西方奇幻,历史、武侠等各方面常识极差,而且记忆力堪忧,如果出现BUG、OOC什么的,那肯定是我的问题。

重点:

你们要相信我最爱的是小庄,希望他一生欢喜,尽得得世间宠爱。

然而,可爱之人的可爱之处,往往在于他们在抉择命运的时候,总会把自己摆在岌岌可危之处,即不贪恋繁华,亦不畏惧生死。

好了,你们可以开始殴打我了。

 

正文:

“真要如此?”黑衣人看着卫庄,语带探究,“你连横诸国,各国国主现已沦为流沙掌握的傀儡,六国兵力已在你的暗中操纵之下,秦国灭亡不过是几年的事情,你……”

卫庄微微垂下眼帘,看向虚无的某处,“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所谓的能力,是否真能如你所说。”

“哈哈哈哈”黑衣人突然笑了,笑意疏狂,“你既然,始终把我说的话当做虚妄狂言,不肯跟我跳出这俗世,现在又来请求你从不曾相信过的力量?”

卫庄微微阖上双眼,然后猛然睁开,鲨齿出鞘,剑鸣四野,磅礴剑气汹涌而出,任何被笼罩其中的人都将被撕成碎片。

黑衣人没有动,卫庄的攻击落在他身上没有产生一丝伤害,仿佛一切都是虚幻。

卫庄的攻击没有停止,鲨齿荡起的剑气已将两人周围的草木山石化为齑粉,而承受所有攻击的黑衣人,依然毫发无伤。

黑衣人透过交错的剑光看着卫庄,他的攻击对自己而言毫无意义,却始终不曾停止,双眼之中尽是癫狂。

“够了。”黑衣人终于不耐烦,抬手抓住卫庄持剑的手,“你早知道这些对我没用的,是想把自己砍到力竭而死,还是想让我帮你了断。”

卫庄感到加持在自己手腕上的力量仿佛山岳不可动摇,强行挣脱抵抗产生巨大的疼痛,让他略一迟疑,眼中神色也回复清明。

如黑衣人所说,刚刚的攻击却是疯狂不计代价,却又毫无意义,只不过是失控的发泄。

流沙主人失控了。卫庄低头轻笑了一声,停止抵抗。“你到底能,还是不能?”他抬眸看向黑衣人。

黑衣人看着这双眼睛,不再疯狂,却也冰冷无情,他叹了口气,放开了卫庄的手。“时间能力即便是长生者也极难控制,我可以让你回到过去,却不能确定你回到的时间,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十年。即便是些微的变化都会让历史走向完全不同,产生你更难接受的结果。“他沉默片刻,卫庄却并没有插话,于是继续到,“而你,逆天之人,必要付出代价。”

卫庄看着黑衣人冷冷一笑:“就这些?先生如能替我行这逆天之事,我自,予,取,予,求。”

“哦?”黑衣人发出一声轻笑,突然抓住卫庄脑后的头发将他拉向自己,卫庄本能的抗拒了一下,随即深吸一口气,听之任之。

黑衣人注视着卫庄,眼前的男人清浅的瞳色反射着高空冷月更显的无念无情,“予取予求,哈?”他微微侧头,吻上对方那即将吐出冰冷话语的双唇。

 

【1】当时明月在

紫兰轩,清晨。

“姐姐!”

紫女正在梳妆,从镜子里看到一个匆忙跑来的身影。她转回身,看着对方脸上略显焦急的神色,“怎么了?”

“卫庄大人,他,好像有些不对。今早开始就在咳嗽,听着倒像是不大好。我们几个在外面问了几声,大人都没有回应。现在里面又没动静了,我怕……”

紫女“啪”的一声放下手里的珠花,披了一件斗篷就出去了。“我先去,告诉下人,韩飞公子要是来了,让他稍等。不要多说其他。”

 

紫女赶到时,那座宫殿还跟很多年一样的凄冷孤寂,只不同的事,原本枯寂的回廊里现在回荡着的声音。这咳嗽声,听上去,果然十分不好。从她踏进这里,一直到走到这扇门前,竟然断断续续,像是停不下来了。

“卫庄大人!“紫女在门外出声,里面的咳嗽声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剧烈了起来。她没再迟疑,一掌拍开了房门。

眼前的情景让她无法相信。

“卫庄大人!“她跑到窗前,盯着坐在床上的人。没错,那是卫庄。但是,他怎么了?原本只是略显赭色的头发现在已经完全退去了颜色,还有那双眼睛……此刻子女眼中的卫庄,仿佛褪去颜色,长发双瞳如寒霜浸染。仅隔一夕,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人暗算?“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中毒。她内心焦急也不在顾虑其他,抓起卫庄的手就去试探他的脉搏,却只一下,就被卫庄挣开了。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卫庄像是想说什么,但咳的他无法开口。

紫女却愣住了,因为刚刚,虽只一下,但握在手中的手腕却冷如冰雪。

卫庄自幼习武,几乎从不生病,更不要说眼前这种情形,如果是中毒,又有谁能在他面前施展这种计量……

一时无言,房间里只剩下咳嗽的声音,剧烈仓促,如同驱不散的诅咒。


评论(1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