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晨

【聂卫】你若无心我便休(20)

(20)浮生若梦

平原君料到盖聂不敢杀死自己,交手之间毫无顾忌,甚至故意撞向盖聂的剑气逼他撤招回手,以图脱身。盖聂知道他的用意却并不心急,只是用连绵轻巧的攻击把他困住。

两人交手,卫庄只是看着,没有一点要插手的意思。

在场的三个人都很清楚,云中君走不掉,他现在的挣扎,不过是空耗时间罢了。

云中君自己也十分清楚,但他不能停止,束手就擒是一条死路,因为卫庄已经是一个死人,他终究要死,那么到了那一天盖聂也一定会让自己陪葬。徒劳挣扎也罢,拖延一刻,也许就会有转机。

事实上,转机很快就来了。

卫庄转头看向另一边,驱尸魔在阴影里微微动了动,发出轻微的笑声。他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被发现也没有意外。

“主人原本很生气你放走白亦飞。不过,能在这里看到秦的第一剑师跟大长老动手,也算荣幸。他向前走了一步,法杖上的铃铛晃动发出轻响,”不知道谁会比较早死掉呢。”铃铛不停的震动,在空中扩散出一圈圈看不见的涟漪。

卫庄歪了歪头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最早死掉的,大概会是要去跟白起会和的韩宇吧。你们现在追上去,可能还会看到他们的精彩一战。”

“白起?”

“白起领兵收降韩国,云中君就是我从军营带来这里。”盖聂一边应付云中君一边开口说道。

“白将军带了十万人马,你如果能帮我对付盖聂卫庄,我保证秦军不会为难你。”云中君大喊道,希望这突然出现的变数能站在自己一边。

驱尸魔并没理他,只是盯着两人的战场发出桀桀的笑声。

“继续在这里纠缠,大概会错过他们临死的哀嚎。天泽会很不甘心吧。”卫庄说的轻描淡写,随后他的目光扫过刚刚还没什么人的每个街口,他听到一些声响,低沉粘稠,带着深深的不祥。他知道那是什么,那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来自死者的呓语。他挑了挑眉,朝驱尸魔作出一个了然的微笑,然后慢慢走向盖聂和云中君。

盖聂视线的余光里,已经看见了摇摇晃晃不断逼近的死者,那些诡异声响此刻已经无处不在,他的身后也有。云中君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然后猛的向身后逼近的行尸退去。

“小庄!”

云中君加上行尸,在局面变得更加复杂,盖聂不能放任行尸杀死云中君,也不能放他离开,如果跟他一起陷入行尸的围攻,增加的变数已不可控。

卫庄终于出手了,他脚下轻点,步伐十分诡异,随着他快如鬼魅的接近,一把纯黑色的弯刀出现在他手中。

首先反应的是盖聂,他回身挑剑想要挡在云中君身前,那柄黑色的弯刀却只不过从他身边掠过划断了两个扑向云中君行尸的脖子。而被他挡在身后的云中君却在这个时候出了手,一道邪恶的攻击汹涌的从他背后袭来。近在咫尺的攻击,要完全避开几不可能,盖聂勉强滑步侧身,希望尽量避开要害。

想象中被击中的疼痛并未袭来,盖聂扭头,看到云中君张大的眼睛,一柄剑已经穿透的他的后脑,剑锋从他的喉咙穿出,宝剑锋锐闪亮的剑身如一痕秋水映着漫天飞雪,衬的剑脊上血槽里的鲜血更显艳红。

“……”

“……”

“……”

“……”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静止,眼中所见的万千在盖聂心中只剩下一个单调的回响,云中君死了。

亡者无心,也没有多余的感情可以被左右,行尸们依然保持自己的节奏,缓慢向前,朝着新鲜的血肉伸出贪婪的手。

黑衣剑客抽回剑,云中君的尸体僵硬倒地发出沉闷的响声。

盖聂突然想起,他认得这柄宝剑,名为贪狼,是嬴政所藏的名剑之一。

他也知道,嬴政把这柄宝剑送了人。

黑衣剑客转身横斩,一片扇形的剑光扫出,所过之处亡者安息。

“走。”

盖聂几乎没有丝毫迟疑,一剑挑出,尸体斜斜的飞向驱尸魔,他没有再看,拉住黑衣人朝屋顶掠去。

手拿黑色弯刀的卫庄随后跳上屋顶,站在高处能看到远处街道上更多的行尸正在找这里聚集。他转身看向驱尸魔,用漆黑的弯刀指向对方,脸上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随后转身离去。

 

驱尸魔并未追赶。

突然出现的高手出乎意料,而他会一剑就杀死云中君更出乎意料。

盖聂和卫庄已经无所顾忌,纠缠下去徒劳无益,相比之下白亦飞才是此刻应该在意的目标。

他看着三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雪幕中,也转身离开了。所有缓慢移动的行尸似乎听见了无声的召唤,全部暂停了动作,然后朝着同一个方向聚集而去。

 

因为没有什么风,漫天的白色雪片飘落的极其缓慢。盖聂略微收紧了拉着人的那只手,传递而来的存在感如此真实,慢慢填满心里的一片空茫。他终于停下来,把那人拉到眼前,风帽遮挡下只能看到隐藏在阴影里的半张脸,但他甚至不用看也知道那是谁。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冷香。

“小庄……”

盖聂掀开风帽,天地间连成一片的雪光映的眼前之人极不真实。看着那张脸,盖聂突然愣了,然后慌张的放了手,“小庄……?”

幕刃随后赶到,劈出一刀把盖聂又逼退了一步,伸手遮住了卫庄的双眼。手上感觉一片潮湿,他惊讶的转头,卫庄横剑,他也只好退开。

卫庄眯着眼睛,伸手抹开脸上的眼泪,他看着自己的手,笑了一下。新的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下来,他闭上眼睛重新带好风帽。

“先离开新郑。”

幕刃狠狠的看了盖聂一眼,然后看了一眼四周,“那些死人似乎在朝城门聚集。”幕刃再次开口,已经不是卫庄的声音。

盖聂看着这个除了瞳色跟卫庄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不知道他对自己的敌意从何而来。

“是要去对付白亦飞的。我们大概还要帮他们这个忙。”卫庄说完,转向盖聂,“抱我。”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