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晨

【聂卫】你若无心我便休 13

【13】倚天万里倾长剑

盖聂的伤略好到可以自由走动已经是很多天以后,也正因如此,咸阳之变他只是远远旁观。王权争夺的血雨腥风席卷而过,嬴政收回秦国的权柄。而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

他很了解嬴政,这最难的一步已经迈出,接下来就是剑指天下。

“嬴政想要我,是因为我的另一个身份……你猜,我会不会帮他。”卫庄的话仿佛尤在耳边,那声音很轻,却在他心里掀起惊涛骇浪。所以,当嬴政跟他问起卫庄,他回复说自己这个师弟向来目下无尘,并不适合入仕。不知嬴政信了多少。当时卫庄伤病在身,也是事实,相信那些大夫早就吧消息如实禀报给了嬴政。在那之后很久,嬴政并没有再见卫庄。

但这一次,自己被派出咸阳,恰巧是嬴政绞杀异己之前,未免时间太过巧合。而卫庄……自他回咸阳,一直没有消息。细算时间,他的病应该已经无碍,就算他不想见自己,那给他作伴的孩子也会偶尔过来说说卫庄的状况,而这次他也从未来过。

盖聂站在卫庄的别院外只听到一片寂静,心中升起隐隐不安,敲门,无人来应。

他推门而入,门口的侍卫并未阻拦。

走进里面,陈设如常,嬴政赏赐的珍奇之物也都随意摆在各处,就像他离开那一天一样。

只是,没有人。

整座别院空空荡荡。卫庄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盖聂最后回到最上面一层,卫庄平时都会呆在这里,面向窗口坐着。在他坐惯的那张椅子上还放着一只玉环,微微的映着光泛起淡淡的水色。盖聂还记得这只玉环,他去禁军营地之前来过这里,卫庄就坐在这张椅子里,手里拿着这只玉环,春绿色的玉在他手指间翻转,也映出流转的水色,那双浅色的眼睛始终看着它,不曾转头看他一眼。

 

嬴政不会轻易放走卫庄,除非有十足的把握控制他。

回想卫庄自入咸阳以来,在明处对自己表现出的种种戒备疏远,在外人看来别说同门情谊,甚至比陌生人更加不如。而自己拿走鲨齿,在高楼上的那一掌,给卫庄随身的玉玲珑,还有他身边无处不在的安神香……所有这些有巧合也有卫庄的刻意,加持在一起,最终构成了一个让嬴政十分信服的结论。而如此,他就不足以成为挟制卫庄的筹码。

那么,小庄,你给了嬴政什么。

盖聂握紧了手,感觉那玉质光滑而坚硬的边缘嵌进血肉,却不及此刻的心痛。

 

 

韩国紫兰轩

卫庄闭目坐在案前,脸上已经退去了不详的血色却有些苍白。

一个十分美艳的女子正给他上药。

“总算快好了。“女人声音娇媚,还特地凑到他耳边,”你要怎么谢我。“

“留你不死。“卫庄伸手按住她的脸,把她推开。

那女人也不在意,只是娇嗔道:“卫庄大人为什么对我如此无情。甚至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

卫庄张开眼盯着他,“别浪费我的时间。“

美女眨了眨眼睛,用手指点上卫庄的眉心,“思虑过甚。忌。“

卫庄抓住他的手指,叹了口气,“我的耐心有限。“

“真无趣啊。“美女发出另一种陌生的声音,”大将军今夜宴请,请了紫兰轩的姑娘们去助兴,我也去凑个热闹。“

“今晚……“

“你不是要那两个人么。我得亲自去演一出戏才行。接应的事你得出面,别人怕带不回来。“

“你……“

“思虑过甚。忌。“他看卫庄又要发飙的样子收回了手指,”千灯镇那边已经开始安排,我让他们先把弩箭送过去,金银稍后。还有……“又说了好一会他最后站起身,把一件黑色绣金的斗篷披在卫庄身上,”你的伤好了,我也该走了。迷宫的事压了不少。“他拿起放在一边的古琴抱在怀里,然后又变回妖娆的姿态走向门口,”天泽似乎等不及要动手了,你让紫女留心他们的动作。“他说完最后虚空点指,”思虑过甚。忌。“

卫庄看他去了,从桌案上拿起一张锦帛,微垂的眼帘下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挡住他眼中的神色。

评论(1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