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晨

【聂卫】你若无心我便休 10

【10】云海天涯两杳茫

!进入大纲部分,一切如脱缰的野马已经不受我的控制

角色属于天机,脑残属于我

卫庄被安排住进独立的别馆已经有些日子,他平时都会呆在顶楼,宫人是不准上来,会来这里打扰他的只有盖聂。而盖聂被派出京,据说会去一阵子才能回来。昨天临行之前还特地过来道别,仿佛要远行的样子,其实不过是去咸阳外的禁军营地。

终于走了,这里就成了难得的清净之地,可以静静的享受这锦绣堆砌而成的巨大静默。

卫庄斜依在榻上,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

然后,这段静默被打破了。

内侍送来一封信,来自韩国。

卫庄接过展开,张良的笔记。

“新郑一切安好,勿念……”与他不同,张良的信写的极长,却多是些琐碎之事,直到最后才说,“自九公子故去,府中冷落,宫人尽散,仅余两人看守门户。公子一生心血,皆束之高阁,无人看顾。吾心痛之……”

卫庄看完,不动声色的收起信笺。“这封信经过盖聂么。“

“没有。王上吩咐,从韩国来的信直接交给您,不必盖聂先生经手。“

卫庄点了点头。

内侍站着没动,似乎还在等待什么。

卫庄随手拿起一只玉璧给他。

那内侍后退了一小步,脸上带着惊恐,“不。不敢。这是王上送先生的东西。送信不过是分内之事。”说完就退了出去。

卫庄丢下玉璧,拿起装信的木匣,黑色的硬木上刻着细小的花纹,他闭上眼睛,手指在花纹上缓缓滑过。

 

三天之后,嬴政派人来询问卫庄的病情。

“王上说,如果卫庄先生无碍,就请去一见。”

“无碍。”

 

卫庄被内侍引着进了一处独立园林,树木高大隔开黑沉沉的宫殿,走过一段小路,远处林间出现一间石亭,两个身穿黑衣黑甲的禁卫站在亭前,亭中站着一个人。

“卫庄先生。”嬴政转过身,“请。“

“请。“

“朕其实一直在等你。“

卫庄在心里暗暗冷笑,脸上不动声色。

“我很好奇。你跟盖聂师出同门,为何会有诸多嫌隙。“

卫庄淡淡道,“在他眼里,我大概已经是个将死之人。我不能活在他的羽翼之下。“

盖聂请了很多大夫给卫庄看诊,虽然是担心他的病情,却也有借这些人之口向嬴政传话的意思。

 “生死是大,你却似乎无甚忌讳。”

“我从来不信鬼神之说,何来忌讳。”他知道自己在咸阳宫并无秘密可言,嬴政一定已经知道自己所剩的时间,“百年朝夕,不过尔尔。朝闻道夕死可矣。卫庄并不畏死,能得偿所愿,便不算遗憾。“

 “你想要的是什么。”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整个咸阳,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人敢这么跟朕说话。”

“野心,每个人都有。直接说出来可以省去很多麻烦。”他说完一笑,“你知道我并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

“拜将封侯。朕都可以给。“嬴政看着卫庄,”但你……“

“我可以助你灭韩。“

嬴政看着卫庄,神色平淡,就像他刚刚讲的,不过是一句闲话。“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出生就在韩国禁宫。从小看过很多人的脸色。我对这个国家,比很多人都看的更加清楚。韩国外强环伺,灭国不过早晚。我不过顺势而为。六国归秦,这第一步,我来助你,也是助我自己,我乐见其成。“

“朕以为你跟韩非交情匪浅,多少对韩国还有故土之情。”

“我从来就没有什么故土。若韩非还在,韩国还有可图。现在,这样也好,我更可以无所顾忌。”他看了嬴政一眼,“说道韩非,他费尽心血写了很多没人要看的东西。如今他的府邸无人看顾,恐怕早晚要作他用。”

“明珠蒙尘实为可惜,不如卫庄先生帮我把九公子的著作带回秦国。”

 “秦王是要遣我回韩国么。”

“不错。你既然要助朕破韩,自然需要回到韩国。只不过,我有些担心。你,会,一,去,不,返。”嬴政慢慢的说完这句话,他看着卫庄,想看到他会有什么反应。然而,什么也没有。卫庄只是目光淡淡的看着他。

“一去不返。不错。我若不计前嫌协助韩国国君对抗外敌,即便身死,大概也能被儒家那些人写在竹简上流传后世。一世声名,值得一搏啊。的确不可不防。“他站起身,看着被古树枝叶遮挡的天空,“想必,秦王早有两全之策。”

嬴政拍了拍手,内侍端上一支杯子摆在卫庄面前,杯里盛着荧绿色的液体泛着微微的光。

卫庄看了一眼,知道这不是毒酒就是阴阳家的秘术,左右不过是授人以柄。到了这一步,他也不想多做计较,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嬴政略微吃惊,“你都不关心这杯子里装的什么?”

“只要我不负秦王,这杯里的东西是什么,都不重要。“

嬴政点了点头,“不过是请人施了点障眼法,你如此坦荡,我自然也已国士之礼待之。今日,朕就用这杯酒为你践行,朕会备好将军印信,在咸阳静待佳音,亲到新郑迎你归秦。“

卫庄起身长跪,“定不辱命。“

嬴政又一招手,有人呈上一柄佩剑。“此剑名为贪狼,虽然不如你原来的佩剑,不过应当也能有所助力。”

 

卫庄回到别馆,一个少年站在门口远远的看见他就跑过来迎接,这是当初他还在病中盖聂找来照顾他的那个少年。卫庄搬离盖聂别馆之后,盖聂让这少年也跟着一起过来,为的是有个热闹人能陪着卫庄,让他不至于太过清冷。可惜,卫庄并不领情。

比如现在,这个少年就是个麻烦。

卫庄看他远远的招手,心里已经在想要怎么除掉他才不至于麻烦。或者简单一点,送他一剑。或者原不必这么麻烦,丢给嬴政,想必他定会处理的十分干净。他想着,那少年已经跑到了近前,他张着手似乎想抱卫庄一下,终究不敢,把手背在身后仰着头看卫庄,“先生,这次王上请你去做什么啊?一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吧,是要请您做事么?我看盖聂先生在替网上做事,每天忙的很。你也要像他一样么?病才刚好,就去当职……“

十分聒噪。

“咦?这柄剑没看过啊。是王上送的么?你真要去当职了啊。那我岂不是又要无聊……“

真烦人……

“卫庄大人。”

卫庄回头,看着那个身穿黑色皮甲的男人。辰成,嬴政派给他的人,下面还有几个协助办事和传递消息的人。

“明日启程。你回去准备。”他又略一沉吟,“最近咸阳宫巡守兵力有变,你去查查,启程之前给我一个答案。“

辰成略感惊异,他曾奉命暗中观察卫庄日常起居。卫庄入咸阳宫以来,一直病居别馆,每日除养病就是偶尔登楼散心。咸阳宫内并无一人给他传递消息,那他所说兵力有变是何意。王上有命,只要卫庄并无背上之意,他就要听其调遣,所以虽不明就里,他也不便多问。

 “是。”辰成又看了一眼那少年,终究没再多说,行了一礼就离开了。

“你要走了?”少年看辰成走远才说话,“那是谁啊,可怕。“

卫庄垂眼看着他,“你觉得他可怕“,他抬手抽出贪狼,佩剑出鞘发出一声清悦的剑鸣,剑身似水,光如流月,却是一柄好剑。

那少年看着他手中贪狼寒光鄙人,微微张大了眼睛,“这剑好漂亮啊!可以给我看看么?啊对了!刚刚你跟那个人说令日后就要启程,要去哪?能带我一起去么?”

“好啊。我们现在就走。”

那少年欢呼一声,就跑回房里,似乎是着急收拾东西。

卫庄看着那个小背影,收剑入鞘,也跟进了别馆。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