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乱舞

【聂卫】你若无心我便休 16

【16】倚天万里倾长剑

卫庄原本一直靠着熏笼,现在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

但,这不对劲。

暮刃俯下身,凑近了他的脸。

毫无反应。

他伸出手,轻轻摇晃卫庄的肩膀,那个人身子一滑就跌进了他的怀里。

“喂!”暮刃一惊,怕他摔下去,伸手抱住了。他这一声喊得很大声,卫庄就张开了眼。

“?”就像睡了很久,刚刚被吵醒。

暮刃感觉到颈侧不正常的高温,扭头看他,只看见乱了的发丝扑在自己的肩膀上,他咬了咬牙,抓着卫庄的肩膀把他重新靠在熏笼上,然后站起身后退了一步。

他低头看着卫庄,脸上的笑容十分浮夸,“我听你的,去送人。”说完就转身出门。

 

卫庄实在并没有听清对面的人说了什么,他只是觉得冷,还有好像睡了很久却被突然叫醒的混乱。他皱着眉坐了一会,才逐渐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他要暮刃送紫女离开,暮刃似乎说了些什么,然后就是一片缓慢包裹而来的黑暗。

那么刚刚离开的是暮刃?

他慢慢站起身,打开窗,一片夜色中有一点点闪烁的微光。

下雪了。他看着。

风挟着雪扑在脸上,融化成细小的水滴,冷的。

 

暮刃回来的很快,手上还拿着一只小瓶。

他一进门就看见卫庄站在窗口吹风,几步上前关了窗子,然后“啪“的一声把小瓶放在桌上。

紫女把这东西交给暮刃。

辰成把这东西给他的时候,他已经大概猜到这不可能是什么解药。能捏在手里的东西,又何必放手。不能控制的力量,就要毁掉,他自己是这样的人,那个志在天下的人也不会有更多的慈悲之心。但这些事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交代给紫女的时候也只说是解药,用完即了,她也可以放心离开。只是,她还是没有放心,把这东西给了暮刃。

麻烦得很。

卫庄只看了那瓶子一眼,就转头一脸不耐烦的看着暮刃。

 

暮刃刚要开口,卫庄就打断他,“别说废话。“

暮刃被他噎的一愣,平复了好一会才开口,“你知道这是什么?“

卫庄似乎认定这是一句废话,所以没有理他。

“噬心咒是谁给你下的?”

“噬心咒。”卫庄重复了一遍。

暮刃瞪着他,“你都不知道?!”
“你能解么?”

暮刃盯着那双银色的眼睛,只看到一片平静。他很想问,你知不知道噬心咒是什么?你问我能不能解?!你把我当做什么?神仙么?但这显然属于废话,所以他吸了口气,让自己恢复理智。

卫庄看着他,大概已经知道了答案。

“不能。”暮刃拿起玉瓶,“噬心咒原就无解。这个,施术者做的所谓解药,也只不过是延缓发作。但若停用,最多一年,最后……“噬心咒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

“死?“

“……“暮刃看着他银色的双眼,极其艰难的说出最后几个字,”失其心智。“

原来,也没有十年了。

卫庄垂着眼睛想了一会,噬心咒原本无解,嬴政大概一早就想好了,得了韩国他就再无可用之处。然而,事已如此,多想无益。

卫庄不说话,暮刃也是无言,房间里一时极其安静。直到窗外传来一阵扑打的轻响,卫庄才回神让暮刃打开窗子。

暮刃拿回一只木鸢。

卫庄取出里面的消息,上面只有几行字,一眼瞥清,他扬眉冷笑。

暮刃知道木鸢来自秦国,看着他的脸色,“嬴政又要怎样?“

“是韩宇,急着想送一份厚礼给未来的主子。“

暮刃看着他,从他手上拿起那片锦帛丢进了火里,“我不在乎韩宇要怎样,韩国要怎样,天下人死光与我何干。可是你…”

 卫庄看着他,感觉就像临水而照。他牵动嘴角却最终还是忍住了苦笑,“噬心咒无解。”

“可以找到那个施术的人……”

“那大概正如其所愿。”卫庄微微扬了扬脸,他没有时间,即便能找到施术者又能怎样,不过拖延。与其受制于人,不如好好用完这剩下的时间。

暮刃看着卫庄,似乎也明白了他心中所想。他静了好一会,才开口:“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天下。乱世。“他笑了笑,“还有人命。”

暮刃点了点头,转身推开窗子呼出一口气,看着夜幕下的万家灯火,寻常的脸上是寻常的神色,“那就一起国破家亡吧。“

 

咸阳

秦军已经开拔,此去不过是以大秦的军威震慑来降,出征的将领和兵卒十分轻松,很过兵士更戏言此行不过是替王上迎韩国公主入秦。兵士多是粗鄙之人,红莲公主的美貌在七国之间早有传闻,和亲之事在他们嘴里逐渐就传言成了种种俗艳的谈资。

还有卫庄。这个无官无职的人客居咸阳宫,出入承天子车马,王上赏赐了无数奇珍,加之见过他的人对他形貌的描述,关于他的流言甚至更加不堪。

这些,盖聂自然都有听说。他觉得很奇怪,流言蜚语不过是些闲人的口舌之快,清者自清,他向来不甚在意。可是现在,他却想把这些人,统统捏死。

 

辰成也在军中,他乘坐一辆单独的马车。盖聂换了寻常的一套军服混在军中,天黑休息时,他朝马车贴了过去。

监管辰成的士兵挑开车帘叫人出来,话只说了一半就人就倒了下去。

盖聂吧打晕的士兵拖着一起进了马车。

辰成仰头看他,“是你。“

 

新郑

卫庄坐在马车里,他对面坐了一个华服公子,眉眼间带着凌厉的寒意。

 “姬无夜必须要死了。“卫庄挑开车帘,天色已晚,新郑繁华虽不及咸阳,可这灯火阑珊的笙歌之夜却总有相似。

“你就这么想遂了韩宇的心?”

“以他的为人,既然知道我回来,自然要好好利用。“卫庄放下车帘,看着对面的人,“姬无夜早晚都要死,送他这份人情也无妨。”

对面的人看着他脸上一闪即使的轻笑也是了然一笑,“恐怕四公子还债的日子也不会很远了。”说完他又眨了眨眼,“我就很好奇,为什么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能认出我。“

卫庄看着暮刃,看了一会才开口,“因为我根本不用认你。“

暮刃一愣,然后自己也明白了。他点点头,似乎十分满意这样的答案。“对,你原不用认我。因为对你,我始终都是同一个人。“

卫庄看了他一眼,岔开了话题:“所有的弩箭都送走了么?“

“自然。”暮刃向后一靠坐的十分放松,“嬴政想要的东西,当然要特殊照顾,一早就都送去千灯镇了。 “

“还有那些工匠。“卫庄一脸平淡,”除了我们留下的种子,全部杀掉。“

“ 好啊,“暮刃脸上绽开一个笑容,”以后韩国的弩箭就是我们的专有。七国还有多少这样的东西,要不要全都拿到手里。“

卫庄似乎心不在焉,只随口应了一声。

“别睡,我们到了。“

四公子府门大开,马车径自驶入。

次日,姬无夜遇刺,四公子韩宇带兵入将军府。将军身死,两名刺客轻功甚好,虽被重兵围剿,最终还是脱逃。

等高线。。。。。练习

每次放飞自我,再回来都有一种突然进步的错觉。感谢云天河大大给我打的气。懒是不行的啊啊啊啊(ಥ_ಥ)

【聂卫】你若无心我便休 15

【15】倚天万里倾长剑

!放飞自我

红莲站在树下,抬头仰望,没有花叶的枝干着不住星空,蓝色幽深像初冬的天气一样冷。

韩王终于把她作为一件礼物送给了姬无夜,她知道这个消息,心里居然是无所谓的。韩非被杀,卫庄消失,她的世界在一天内天翻地覆,之后的种种,再掀不起波澜。

她闭上眼睛,回忆里碧空如洗一树繁花,树下有人持剑而立,风起花飞,那人仿佛随风而动,剑光流转,落红纷飞,却不及那人拈花回望的一眼。

再张开眼,落花不在,人亦不在,只剩下满目凄凉。红莲深吸一口气,抽出佩剑,这套剑她练了无数遍,只这一次特别用心。最后,收剑回身,再抬手,手里的佩剑被一下击飞。

红莲一脸震惊,循声望去,一个浑身裹在斗篷里的人掀开兜帽露出的那张一直出现在记忆里的脸。

她跑过去,仰头看着他,看的那么认真仔细仿佛是确定这并不只是一个虚幻的记忆,“你?回来了?”

卫庄低头看她,眼前的红衣少女依然还是红莲公主,伤心为难便会落泪,开心便会欢笑,家国天下于她还仅是韩国王宫里四角天空之下。

“你不想嫁给姬无夜。”

红莲点了点头,然后就只是看着他。那双眼睛美好澄澈,有些忧愁,又有些欢喜,还有些期待。

卫庄伸手覆上那双眼睛,红莲先是一愣,然后向后一退,有些生气的样子但也是少女的娇嗔可爱。

卫庄收回手,“你不想嫁,那就不要嫁。”

“可是姬无夜……”

“他活不了多久了。”卫庄语气无比平淡,却让红莲觉的意外的安心,他说完垂眼看她,“你就安心做你的红莲公主,不必多想。”

“……”红莲看着他,觉得突然有好多话想说,又什么也说不出口,只是看着他。

卫庄突然皱了眉,他转开脸,“若有一天我派人来接你。若你信我,就跟他们走。“

“他们?你自己不来?你不来,我才不要跟什么人走。“

卫庄看了她一眼,红莲马上低头,就好像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卫庄伸手在她头上一拂,摘下一枚珠花,“他们会带着你的珠花来。“

红莲伸手去夺那珠花,卫庄向后滑去,红莲抓了个空,突然有点生气“我才不听你的,我才不会跟别人走。”

“哦?那就随你的便。”卫庄看向她嘴角扬起,目光却是冷冷的,红莲被那双银色的眼睛一愣,卫庄却带上兜帽转身而去,红莲只追了几步就不见了他的踪迹。

 

卫庄离了韩宫一路在高处腾跃,直到一处偏僻的小巷才跃下屋檐,宽大的黑色斗篷铺展在地,华贵的金线刺绣沾染了地上的尘土只映出一点若有若无的金光。他抬手看看手里的珠花,宝石剔透在这黑夜里却也毫无光彩。卫庄仰起头,只看到一片黑漆漆天空和几点微茫的星光。这是最深的夜,虽尚未落雪,风却也有些凛冽,他独自站在这黑夜里,站了好一会才往回走。

 

咸阳

嬴政看过锦帛大笑而起,他又看向还跪在脚下的辰成,“还有何事?“

“韩国之事重大,卫庄大人派臣送信,不便推脱。所以……“

“所以你把药给他了?“嬴政看着他一脸淡然。

“是。“

“无妨。“他脸上浮起笑意,好像在看一出可笑的闹剧,然后慢慢说了几个字”因为,噬心咒本就无解。“

“!“

在韩国,收买重臣,密会韩宇虽然是卫庄铺路,但真正跟这些人接洽的却是辰成。买下的人心也是他买下的人心,收拢的内应也是秦国的内应,只要秦国大军压境,那些人就会将韩国双手奉上,以求的自己下半生平安富贵。

对卫庄,辰成并无恶感,他虽然拒人于千里之外,却从未吝惜为他提供助力。这样的人,他不想让他死的不明不白,所以他留下那些药,原以为全部服下就可解了卫庄身上的咒术,不想是非所愿。

嬴政看着他似笑非笑“他若守信归来,我自好好相待,他若离我而去,也是自食其果。韩国归秦,他于朕……”权力游戏本就残酷,更何况他行的是帝王之术,不过有些事心知肚明即可,说出来会让臣下觉得太过凉薄,所以他没再说下去,只是又看了一眼辰成,“看来他待你极好,短短数月已能让你自作主张送药给他?”

“臣死罪,请王上惩处。”

“先留着你的命吧。收回韩国再做计较。”

 

作为嬴政的近身侍卫和钦点的第一剑师,盖聂的地位十分超然。所以当他找到被关押的辰成,却不被允许见他,他已隐隐觉得不安。不想让他知晓的答案,在某些程度上,已经可以算作一种答案。

 

新郑

“你要我走?“饶是紫女掌管紫兰轩多年见惯了风浪,此刻保持心平气和,”你要我现在离开?“

“去千灯镇。“

紫女看着卫庄,知道他心意已决,再多问也不会有其他的答案,而且他现在明显很不耐烦。

“是。”他们的资源已经大部分移出韩国,留下来的人所剩无几,把卫庄留在新郑,她很不放心,但是这样的担心,却不能说,“你什么时候走。”

“紫女姑娘不用担心,这不是还有我么。”

紫女看了一眼暮刃,那张每见都是陌生的脸,她至今都很难适应。原本在千灯镇的暮刃回到新郑,而自己被派往千灯镇。韩国最终的收场,卫庄选了暮刃跟他一起。

“好,我在千灯镇等你们。”紫女了然一笑,走近暮刃拍了拍他的肩膀,“带他回来。”

“放心~”暮刃浮夸的一笑,看上去一点也不可靠。

暮刃目送紫女离开,然后转身看卫庄,“紫女姐姐很不开心啊。”他边说边给自己倒了杯茶。

卫庄看他一眼,“你去送她。“

暮刃把还没送到嘴边的茶杯重新放下,他看向卫庄,“你让我走?”

“走。”

“好啊。”暮刃重新拿起茶杯慢慢的喝了一口,“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反正这里的事也差不多了。”

“姬无夜还没死。”

“那好啊,今晚我们就去杀了他,然后就走。”

“还不是时候。”看着暮刃走过来,卫庄皱了皱眉。

“你在等什么?等秦军压境,然后跟他回去?”暮刃俯下身,卫庄闭着眼睛没有回复。

暮刃等了好一会,发现有些不对。

还是会想他。绝情却长情,大概是我。

鱼在滩:

此时此刻真实的感受到那句“这个世界配不上你的好”。愿你的善良不再被辜负,愿你不再遭受苦难。JGD

【聂卫】你若无心我便休 14

【14】倚天万里倾长剑

!二血注意

卫庄站在夜色里,远远的看着飞掠而来的三个人。

控制了蓑衣客,弄玉继续留在将军府已无意义,那就让有些事他的控制下早点发生。

白凤还是会因为弄玉背叛姬无夜,但墨鸦却不会因此而死。

“你们可以跟着我,也可以离开。”卫庄看着墨鸦,知道有这个人在白凤就未必会跟随自己。他又看了一眼弄玉,“此事之后,紫兰轩也留不住了。你若要走……”

弄玉不及回答,突然跌跪在地呕出大口鲜血。

白凤扶住她,“怎么了?被伤到了?”

弄玉扶住白凤的手臂,仰起头对他一笑,“没有伤。只是毒发罢了。”

“怎么会中毒?是谁?有没有解药?”他问的急切,扶住弄玉的手骨节都泛起了白色。

弄玉微微皱着眉,脸上却还带着笑,她伸手抚上白凤的脸。少年的容颜清俊超尘,眼中的担忧满溢而出。

”姬无夜早就对我有所怀疑,这毒,是他让我服下控制我的。“

“那他一定有解药!“白凤说着就起身要走。

“无用的。时辰已过。这解药每天服用一次,而今天时辰已过。“弄玉的手指滑过白凤精致的眉眼,然后环过他的背后轻轻抱住他,”不要紧,我原本也没想过要活着离开将军府。你能带我离开,我很开心。“

“不!不!“

弄玉又看向卫庄,“白凤墨鸦为救我背叛姬无夜,请卫庄大人护他们周全。“

卫庄没有说话,一双浅色的眼睛盯着弄玉,银色的瞳仁如同鹰眼般锐利。弄玉微不可察的皱了眉,但依然望着他眼中满是期待。

卫庄垂下眼睛,“姬无夜一定会死。“

弄玉闭上了眼睛。她又抱了抱白凤,在他耳边轻声说,“年少不知情深浅,误把意气作情真。

我于你不过是……一点好奇……你…… “话未说完已再无声息。

白凤抱着弄玉僵站了很久,终于爆发出一声怒吼,“我愿意跟你一起!杀了他!“他说完又看墨鸦。

黑衣的男人只是勉强的笑了笑,”我会跟着你。“然后他拿出将军府的印信和白鸟的令牌随意丢在脚下,”还请卫庄大人收留。“

“走吧。“

 

姬无夜的怒火指向紫兰轩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一片大火,新郑最奢靡的温柔乡一夜之间化为瓦砾。当夜,卫庄也站在一处高楼远远看着那场盛大的火焰。

秋夜已深,风寒露重。远处撩动的火焰,那热度不会传递到如此之远,卫庄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长袍站在风里,看的身后的紫女直皱眉头。

“怎么还不睡。“

卫庄没回话只是看着那火光。

紫女走过来,给他披上一件披风,“要看也该叫我一起。一个人,有什么意思。”

卫庄想说什么,突然身体微微一晃。

 

咸阳

嬴政并未刻意掩盖自己跟卫庄最后的那场会面,或者他有意让盖聂知道此事。结果就是,盖聂虽然花了些时间,最终还是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他也知道卫庄临行喝了一杯阴阳家的秘药,至于那药的底细,还未得知。

 

盖聂看着剑阁里的两把剑,卫庄的鲨齿和自己的青霜。

卫庄既然刻意制造了种种表象,自然也就不可能带走青霜。而自己留下鲨尺又是对是错,他现在也不能确定。

鲨齿是把妖剑,卫庄当时病中,盖聂怕剑气凶利伤了他,就拿走了这把剑,以自己的青霜相赠。

卫庄不领这份情。

盖聂把卫庄带离韩国就已经作了决定,他要护他此生,为他当下这天下所有的风雨。

可卫庄却不要。他费尽心机,最终回到祸在旦夕的韩国,远远的离了自己。

“小庄……”盖聂握住鲨齿的剑柄,利剑有灵,在他手中不甘的争鸣,艳红的剑气缭绕而出蒸腾起隐隐的杀意似乎要吞噬心神。鲨齿是卫庄的佩剑,跟它的主人一样,桀骜难驯。

 

新郑

外有秦军威慑,内有卫庄早早铺就的网络,再加上金银相诱,辰成在韩国的行动很顺利,韩国朝堂上的重臣已经多半成了秦国的内应,天泽的人已经被安排进了皇宫。大局已定,将军府之变紫兰轩大火不过是大厦将倾之前的小小波澜。

卫庄看着手里的绢帛,这封信发出去,秦国就会大军开拔。他把信交给辰成,“这消息你亲自去送。”

辰成奉命跟随卫庄来韩已有几个月,这位大人表面看来事事布置周祥,时至今日大事将成,可以说忠于王上之事。可自他看来,又似乎不尽如此。那双银色的眼睛里总带着一份讥诮,这不是一个臣子在谈及主上时应有的神色。而现在,大事将至,他派自己送信离开韩国,让辰成不由的不多想。他沉吟片刻,拿出几只小小的玉瓶。

硬玉落在桌案上发出轻微的响声,辰成看着卫庄,那双银色的眼睛甚至不曾看这些东西一眼,只是嘴角勾起一抹讥笑。

“属下受命跟随大人,王上给了属下十只玉瓶,每十日便混于大人的饮食之中,现在所剩都在此处。”

卫庄不说话,也不发问,一张脸上无惊无怒,只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这件事,只有王上跟属下知道。大人若派属下送信,请在用完这些药之前早日归秦。”

“去吧。”

辰成不再多言,收好锦帛退了出去。

卫庄拍了拍手,紫女从门外进来,他平淡的交代了两句,让紫女收了玉瓶,然后起了身。

“你要出门?“

“去见一个人。“

画了这个鬼东西。吃了几个有牛黄碱的糖,心快炸了。

嗯……昨天画了白师兄今天画个润玉……这两个男二……让我无比心疼。成长环境都是那么恶劣,最后还心存善念是多麽不容易。

大殿下给觅儿魇兽的时候,我感动的哭了。把他唯一的,最好的东西都给了觅儿了。至于白师兄……也是倾其所有对英男好的。可是男二的命运从一开始都是注定的。我很想打死作者。现在想想还是古剑的编剧好啊,男二有女二,大家都有幸福的爱情。最后安利一下《蜀山战纪踏火行歌》去看看白师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