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晨

终于画完了……然后后我就可以开始 我的丧心病狂背景之路了,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和…… 厚涂什么的,,,,不知道有生之年还会不会涂了

【聂卫】你若无心我便休 23

浮生若梦(23)

盖聂身穿一件白色麻布长袍站在湖心的圆台上,圆台很小,只能勉强放下一套桌椅,幽绿的水面微微荡漾,映着白衣剑客英俊的脸。

一道黑色的影子在水波下无声潜来,破开平静的水面跃上圆台。盖聂退了一步,看着湿淋淋的流沙首领。

幕刃甩了一下头,故意把水溅在盖聂的白衣上,“盖聂先生光临千灯镇,真是蓬荜生辉啊。”

盖聂一脸平静,毫不在意对方揶揄的口气,“他没回来。”

幕刃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笑声,然后拍了拍盖聂的肩膀,在那里留下一块明显的水渍,“有时候我也在想,让你活着唯一的好处,就是能有个人三不五时的出来跟我说他还活着。”

“……”

“盖聂”,幕刃伸手抓住盖聂的衣领把他拉向自己,“你告诉我。先中了噬心咒,后又被不知什么玩意从这里打得对穿,然后从城墙上摔下去”他盯着盖聂,“你告诉我!他怎么能还能活!”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还没找到他,如果他还活着,大概会回到这里。”盖聂的语气十分平静,他看着幕刃,“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愚蠢。或者,只是我自己不能接受别的可能。”

幕刃放开手,抹掉脸上的水,他朝盖聂露出一个浮夸的笑容,“可笑。”

“对,可笑。所以只能用剩下的时间来后悔。如果我”

“闭嘴!”幕刃打断他,“哪来的那么多如果!哪来的那么多后悔!哪来的那么多瞻前顾后事事周到!连眼前人都顾不好,何来的家国天下?!哈?”他独自笑了一会,笑过之后脸上只剩下嘲讽,“或者说”,他盯着盖聂的眼睛,“其实远没那么要紧。”他说完就朝前走,撞开盖聂,施展轻功踏水而去。

盖聂没有动,也没回头去,他垂了垂眼睛,然后望向天水交接的远处。此刻晨光渐明,水面上缭绕的雾气被染上淡淡的粉色,随风流转似乎转眼就要消散。幕刃虽然气愤,但并不悲伤,盖聂并不知道他隐藏了什么,但因为他对自己如此憎恨,却并不为卫庄悲伤,这就某种暗示,给了他最后的希望。

 

千灯镇与世隔绝,只有一张九曲十八弯的地下水网与外界相连。外人误入这里的几率十分小。流沙当年迁往千灯镇,还带来了很多手工匠人,他们在这里开垦农田,兴建村落,几年过去已经自成一方天地,。

 

所以当一个陌生人出现在千灯镇,很多小孩都好奇的围上来。

眼前的千灯镇跟记忆中的荒岛几乎毫无相似,卫庄看着远远一座黑色的高塔,知道那里该是流沙的地方。这是幕刃的做法,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让所有人明确知道流沙的存在,在千灯镇的每个角落,都能清楚地看到,流沙的高塔。

他朝高塔走过去,周围是几个聒噪的孩子,街道不算热闹也不冷清,有人在路边摆着小小的摊子,出售自家多余的出产……这种安静祥和,跟记忆里的过去如此不同。外面的世界已经国破家亡,流民载道,饿殍盈野,这里的日子却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孩子们见这个好看的陌生人并不理人,跟了一会也就无趣的散了。剩下卫庄一个人,慢慢走在陌生的街头。他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秀金的斗篷,厚重的面料跟着微暖的天气有些不和,金线映着晨光华丽的装饰也跟着朴素的街道不和,于是他在这本就有些寥落的街道上就显得特别突兀。以至于,盖聂远远就看到了他。

 

如果这世界上有什么喜悦可以超越一切,甚至无法诉诸于言语,莫过于失而复得。

盖聂站在原地,感觉看到的一切皆为虚幻。

天地是虚幻,街道是虚幻,天光是虚幻,人影也是虚幻,虚幻的人从一片虚幻中也看着他,一步步慢慢走过来。

“师哥。”

盖聂没说话,虚幻的声音也如此完满,就像记忆里千百遍的回响,甚至比记忆中更好。言辞可能并不适合,可能会打破此刻的所有幻象,恢复成日日月月年年相似的绝望空想。

卫庄没有变,几乎还是很多年前的样子,亦如盖聂记忆中拼凑成最完美的样子,晨光照在他身上,银色的双眼安静的看着盖聂。

盖聂伸出手,挡住了他脸上的阳光。

卫庄的微微笑了一下抓住了盖聂为他挡开阳光的手,然后慢慢拉开,阳光重新照在他脸上,他们离的那么近,盖聂甚至能看到他长睫在脸上投下的淡淡阴影。然后他有听见那个声音说。

“师哥。”

他们就这么静默的站在与世隔绝的一方天地,白衣的剑客和黑衣的归人相对而立。

最终盖聂开了口:“小庄……你要去哪?”

卫庄看着他,微微眯起眼睛:“混乱,杀戮,天下,战场。”

“好。”

伪装看着盖聂,他觉得对方根本没有在听他说了什么。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我知道。”

卫庄笑了笑,“好。”他看着盖聂,银色的双眼如神如魔,“如果我要留在这里呢。”

“也好。”

 

THE END

(为什么,怎么样,还有谁谁谁 ,等加场)


这个大佬为什么没关注没热度?!!!!!!!好气啊!他画的这么好!

转载自:Creaturecorner

【聂卫】你若无心我便休 22

浮生若梦(22)

“因为我想跟你在一起。” 

“可笑。”卫庄语气里带着嘲讽。

“在咸阳城外,救我的人是你。” 

“……”

“……”

盖聂握紧了手,“小庄,我不会走,你也不会死。”

“我!不,需,要!”卫庄推开盖聂,自己撞在身后的墙上,。

倾斜的阳光移走了阴影,穿过迷茫的雪幕照在他脸上,纯银色的双眼里一片冰雪寂静。卫庄微微皱眉,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哈哈。”他笑着。

盖聂只觉得自己被风雪分成无数片,其中的每一个细小碎片都不属于自己。他曾经觉得,只要手中有剑,世间的一切都能斩成齑粉。可现在,却发现天地旷远,生死无奈。痛的感觉可以如此强烈而不可控制。他挪动了一下,挡住了照在卫庄脸上的阳光。

卫庄仰头看他,那双眼中的关切和心痛如此直白,让原本想出口的话全都化作沉默。

是,这是十年前。盖聂还不是一个能完全隐藏自己情感的剑圣。他还没有看到天下归秦,也没经历那么多生死和鲜血。

“我们不是同一种人。”卫庄呼出一口气,白色的气团慢慢飘散在风里,“我心里,只有几个人。”他靠着墙慢慢站起来,微微抬起下巴指向被落雪覆盖的新郑,“我可以为他们杀死这城里的所有人,也可以让这天下变成地狱。苍生的死活,与我何干。那些不相干的人,是生,是死,我根本不会在意。盖聂。我可以为了一个人,杀死这天下的千万人。我,就是这样的人。”他看着盖聂的眼睛,嘴角扯起笑容,“今天只是开始。我在邯郸为嬴政准备了一份厚礼,他一定非常喜欢。所以,盖聂。你如果现在杀了我,也许能救下整个赵国。”

“小庄……”

“我不想听。”卫庄伸手按住盖聂的肩膀,“我没兴趣听你所谓的道理。”他推了他一下,阳光照在他脸上,暴露在阳光里的那只眼睛一阵刺痛,开始不受控制的流泪,留在影子里的那只眼睛映着飞雪细碎的微光,冷冷的看着盖聂。

盖聂抓住卫庄推开自己的手,上前一步重新挡住阳光,“我该怎么做?”卫庄的手冷的没有温度,盖聂展开手掌握紧他的指尖,“我似乎怎么做都是错。小庄,你想我怎样?”

卫庄看着盖聂,年轻的剑圣原本有一双沉静清澈的眼睛,现在里面却溢满了心痛。

“师哥。你没错。只是,我们都只能做自己。不会为别人改变。所以,你只要……”

盖聂握紧了卫庄的手,把他拉向自己, ”我只要你好好的在我身边。”

“浮生如梦……”卫庄被盖聂抱在怀里,他仰头看着天空飘落的雪,一片片随风四散落去他看不见的地方,“……为何执着。”他伸出手,抱了抱盖聂,然后对走过来的幕刃比了一个手势。

 

=书航同学出场了,你们可以选择跳过=

书航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失控,神莲蠢蠢欲动,马上要放飞自我的样子。从他跟着那个似乎是白前辈的身影在新郑穿梭,到行尸们出场,都一切正常。直到那个似乎是白前辈的人突然出手,书航就开始感觉不对了。他开了眼窍只看到一团黑气,然后对面三个人飞快离开现场,他身体不由自主的就跟着追过去,然后跟着到了城墙。

卫庄跟盖聂说的一堆有的没的,他听不明白,但他能看见卫庄身上那团黑气已经在爆炸的边缘了。神莲跟着失控。

 =跳过=

幕刃和盖聂看到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在城墙上,然后从他身体里射出无数藤蔓一样的东西,速度快到两人都来不及出手。那些绿色的藤蔓一下就穿进卫庄的身体,然后挥舞着把他从盖聂身边拽走。

 

卫庄只感觉一阵剧痛,然后自己就被朝后拉去,他回头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还有无数扭动的藤蔓……他最后看了一眼盖聂,虽然他似乎要追过来,不过他们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很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至于突然出现的是谁,这些诡异的藤蔓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官微在推庄莲???????????????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到好多大大都发了总结图,也做了一个……非常简单粗暴。然后,,,我真的进步了么?????不仅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没有图的月份不是忘了,是什么也没画……

新一天的练习。并没有达到练背景的目的。。。。。。明天不能沉迷完成炫耀了_(:з」∠)_画画让我平静,我爱画画

新的画法。还行。

海王好看。虽然故事跟屎一样,但特效真好看啊!弟弟好漂亮!